Anthropology In China

 Forgot password?
 Register Now

[田野报告]我眼中的淇澳岛老人协会 ——“田野调查与海岛民族志”研究生暑期学校田野 ...

2013-6-29 04:50 PM| Publisher: admin| Views: 2369| Comments: 0

Description: 我眼中的淇澳岛老人协会 ——“田野调查与海岛民族志”研究生暑期学校田野报告 关凝 一、淇澳历史脉络。 淇澳位于香洲东北部。南宋期间,钟姓村民先后从台湾和南雄珠玑巷到此定居。“因远望如旗张见于海外”而名,后 ...

我眼中的淇澳岛老人协会

——“田野调查与海岛民族志”研究生暑期学校田野报告

关凝

一、淇澳历史脉络。

淇澳位于香洲东北部。南宋期间,钟姓村民先后从台湾和南雄珠玑巷到此定居。“因远望如旗张见于海外”而名,后改名奇独澳。清朝末期,村中族老认为“独”字字义不佳,又改名淇澳。至199310月,设立淇澳管理区,管辖淇澳岛、内伶仃岛及附近海域,总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其中陆地面积30平方公里。20031212,管理区成立淇澳社区居委会,辖南华、江山、五四、东方四个片区。

笔者此次调查主要地点是淇澳村,该村聚落在淇澳岛的东南部,坐东南向西北,呈长方块分布。村内有多处庙宇、宗祠,如天后宫、观音庙、文庙等。据载,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为防盗贼,开始建闸门,筑城墙,设壮丁队,同时修庙建祠。村内建筑多为砖木混合结构平方,部分混合式楼房。原有耕地3000余亩,蚝田800亩,以种植水稻为主,兼营林业,样牡蛎、鱼、盛产香蕉、大蕉、松木材。村内外生活便利,设有实验中学、小学、医疗站、食品站、商店、信用社等。此外,还有2560亩红树林和灵鸽乐园,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苏兆征故居,清道光十三年(1833)当地人民抗击英国武装鸦片贩子的古炮台遗址(尚存炮眼多个),以及利用侵略者赔款修筑的“白石街”。

每一处遗迹都见证了淇澳的文化、历史。天后宫,即是我们常说的妈祖庙。天后(妈祖)名为林默,一些林姓的人常称其为“姑母”。现在天后宫建筑面积大概有292.75平方米,正殿供奉天后娘娘,左右次间分别供奉金花夫人、“蔡义将军”;土炮台位于天后宫前,北向淇澳古海湾,残墙有5个石砌炮眼,外壁残留当年战斗痕迹;白石街位于天后宫右侧,用花岗岩石板三块并排铺路,宽约1米,总长1000余米。据载,鸦片战争前夕,英、美鸦片趸船泊踞淇澳岛金星角,以此地为走私鸦片驿站,并常涉淇澳村骚扰村民。18331013日,英国鸦片贩子与村民发生武装冲突。15日,英国人率其他外国人向村内开枪开炮,愤怒的村民聚集在天后宫前,用火炮还击,鸦片战队以失败告终,史称“淇澳村事件”。据传,战后英国人赔偿白银3000两,淇澳村民用赔款修缮被炮火破坏的太后宫,并供奉阵亡的神炮手蔡义,辅筑“白石街”,以铭其事。淇澳抗英遗址见证了中国人民抗英斗争的第一个胜利。

二、调查范围和研究主题。

笔者走访的区域即是以白石街和南腾街为中心,环绕588县道上沙丘遗址站、淇澳站、淇澳北站以及炮台广场(淇澳绿道中通往红树林方向)等居民居住较为集中的区域。

因为笔者对民间信仰、生计方式、神及祖宗崇拜等历史学、人类学相关知识不太了解,对祠堂、牌位、社的意义也不是很清楚,加上时间只有短短三天,较为紧张,所以在思考后,结合个人兴趣,将之后的调查研究重点放在老人协会上,以老年康乐中心为载体,研究这个协会在当地的源起、现行管理运行方式,并将焦点集中在“这个组织在当地民间生活中是否有作用?如果有,发挥什么作用?居民对它的认同如何?”等问题,以初步了解协会目前存在的问题,探讨协会未来的生存空间,并尝试提出使其更好发展的建议。

三、老人协会。

(一)老人协会源起及发展简介。

协会(见图一)早在2003年就已经成立,但正式登记注册却是在2007年,由珠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社会发展局和珠海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先后批准。为了适应老人协会的发展及开展活动的需要,协会于07年由南腾街菜市场附近搬到现在位置,毗邻苏兆征故居,面向广场。

(二)老人协会工作人员的构成情况。

从调查中,笔者了解到,老人协会有清晰地组织管理架构,其成员组成具体如下:顾问——钟耀堂,姚华康,钟严威;名誉顾问——钟钜明,蔡卫山;会长——郭生(法人代表);副会长——钟金平(业务总管);成员——钟教(办公室会计员),钟泽辉(办公室出纳员),蔡友根(老人中心主管),钟华强(文娱宣传主管),钟少奇(电影歌室主管),钟桂洪(业余曲艺社长),蔡波皮(体育醒狮主管),胡日辉(舞台灯光主管),钟云(老人群众工作),蔡彩云(妇女卫生保健)。从以上成员职责分工可以看出,老人协会涉及的服务层面较多,各人员分工较为明确,体现了一种比较成熟的民间协会运行机制。

(三)协会的活动及影响。

从笔者了解到的资料来看,淇澳村老人协会每年都会举行大量的活动。如重阳节老人乐活动,外来媳妇拔河活动,还有最被大家熟知“千叟宴”。从2003年开始,“千叟宴”每年举办两次,重阳节和元宵节各一次,所有60岁以上的老人都会被邀请赴宴。2010年,重阳节到场的老人大概有360位,其中有80多位都是80岁以上的耄耋老人(如图二)。“千叟宴”上,不仅老人自娱自乐(见图三、图四),主办方还请来了义务表演队,给老人们表演精彩文娱节目。

老人协会的活动很有影响力,每次活动附近村子,包括唐家镇的好多人都会来。而且,笔者从老年康乐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了解到,老人协会除了组织上述大型活动外,每月不定期也会有一些活动,比如居民娱乐大赛。除此之外,居民家里如果有老人去世,协会也会专程送一笔慰问金(50-100不等)。居民对老人协会现在所发挥的作用还较为满意。

(四)协会目前的问题。

1)资金来源。一般来说,制约民间协会、组织发展的最大困难就是资金来源。一个民间协会要维持、要发展,必然需要通过为居民的服务活动来彰显自己存在的价值。因此开展这些活动所需的经费就成为直接影响活动质量的一个重要因素。我在老年康乐中心看到2006年协会收到的捐款名册(见图五),有来自观音阁、天后宫的“组织”捐款,更多的是个人捐款。从对工作人员的访谈中了解到,之前社会各界人士的捐款一直是协会维持运转的主要来源。虽然有了棋牌、麻将这样的收入来源,但其资金来源仍显紧张。协会要实现长期有效运转,必须再开拓自己的筹资能力。

2)声誉问题。上面提到,自2007年,老人协会在现所在地开始运行后,一方面为了满足老人闲暇娱乐休闲的需求,另一方面也为了缓解协会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协会推出棋牌收费的制度。即协会提供场地、桌椅、麻将桌等用具,然后按小时收台费。下面是笔者了解到的具体情况:

老年康乐中心现在两名工作人员是老人协会临时聘请的人员,工资不高(800-1000),女的是本村人,男的是外地过来的(但也属广东)。他们负责老年康乐中心的日常管理和运营,主要是台费收取、秩序维护、场地清洁、冷饮售卖等工作。老年康乐中心早中晚三个开放时间段分别为8:00——12:0013:00——17:3019:30——24:00。里面共有五张电动麻将桌,三张普通桌子(主要是玩牌九),收费基本上是每个时间段电动每台20元、普通每台10元,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是每一桌前四把赢了的人每把抽5元(并不是笔者刚去时认为的平摊)。

据笔者观察,每天到这里娱乐的人数较多,所以每天老年活动中心的台费收入还较为客观。从他们的台费登记表上可以看出,平均每天台费收入大约在200元,这样除了每月发给两名工作人员的工资及一些成本费用,还有结余。

从协会的角度讲,这是他们为维持运营,拓宽资金来源渠道所做的一项改革,效果貌似还不错。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这样做,居民赞同吗?他们是什么想法呢?

其实开始笔者也很纳闷,作为老年康乐中心这样的公共活动场所,棋牌这样的娱乐活动为什么还会收费?因为笔者之前是从事社会工作的,所以对社会组织比较关注和了解。在内陆省份,这样的活动场所(社区居委会或村委会)基本上是免费的,这样才符合协会公共服务、公益性的宗旨。但在这里,居然还要收台费,所以有些好奇,也想了解当地居民会的态度。

居民的意见并不统一,到这里娱乐的居民大多持一种接受态度,比如一钟姓男士对我说,“这里空间比较大,玩的人又多,你肯定得有人服务啊,没有人的话,那得多乱。以前有些人是兼职不拿工资,但是服务肯定没这么好,再说收费也不贵,来这玩的人也出得起这个钱。”也有些居民不太满意,有老太太就说“这是赌博,已经不算休闲了。康乐中心就像是一个小赌场。”

笔者不是绝对反对收费这种行为,毕竟在当下,民间组织生存环境较为恶劣,有自己的造血能力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此项活动偏出自己的服务目标,引起服务群体的厌恶,那么这种行为就应该好好商榷。再者,从笔者三天的观察情况看,纯粹的老年人很好,大部分是中青年在这里玩。具体来说,星期日(22号)人数最多,21号(周六)次之,今天(周一)人数最少。三天中来此娱乐的男性变动很大,而女性较为固定;居民玩家中以当地人居多(一多半),外省人数稍微少些;老年人相对较少,中青年居多,老年人打麻将较少,经常是玩天九;男女比例经常是三比一或四比一。以22号中午一点到下午五点时间段为例,最多时共有28人(除工作人员外),其中女性有7人,老年人(65岁以上)有3人。最后,笔者在三天蹲点观察中发现,居民打麻将过程中交流不多。有女性玩家的麻将桌气氛明显好于那些全是男性玩家的桌台,时不时就会有一些笑声,有时是说的各自的失误,以一种开玩笑(自嘲的)语气说出来,然后周围人一起笑;有时是自己不满上家的打法,在那抱怨,说该如何让如何打。总的来说,居民关于各自家庭或者村中事务的交流较少,一方面可能外地人较多,彼此不是很熟悉,有一定的陌生感;另一方面可能是玩的码有点大,我就看到一个年轻女性在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里输了200多元,如果经济实力不是很强,他们对此的重视程度就会很高,这点从大多数人的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们都较为严肃,男性经常吸烟,所以在老年康乐中心里烟雾较多,场地中并没有禁止吸烟的标志,大部分居民也没有遵从“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大多时候,两三桌打麻将的人都较为沉默,只有打麻将的砰砰声,语言、眼神交流极少。有意思的是,个别玩家打麻将时个人肢体动作很大(比如在掷牌时),所以在较为静默的环境里显得有些突兀,但其他玩家并没有表露出不耐烦或厌恶,“暴力与安静”就这样交杂在一起。

笔者个人认为,或许这个公共空间已成为部分人较为固定的闲暇场所,虽然频率不是很高,但在个人有时间的情况下他们都会去玩。老年人玩的较少,一方面可能和老年人的兴趣有关,他们更喜欢一些简单的娱乐活动。或许打麻将本身足够简单,但因为涉及到金钱,老年人的经济基础又较为薄弱,他们的期望、压力就变成一种很沉重的负担,在这种环境下、脑力、体力耗费都会很大,使得他们不喜欢这种活动。另一方面是老年人对打麻将、天九的认识已固化:这就是一种赌博,所以他们不接受这样的活动,甚至较为排斥。

考虑到协会的声誉及进一步发展,所以,笔者认为,协会应该变通一下运营方式,找到真正切合服务群体的需求,然后再想着如何获得可持续的发展。首先要维护协会的声誉,这样才能建立更为持久的运营推广。

五、协会发展的建议。

1)进一步完善老年协会的运行、治理机制。主要围绕机构、人员和经费三个问题展开:从机构设置上来说,建立决策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的制度,由其负责讨论决定本协会的工作任务,选举、罢免本协会会长、副会长、委员,根据实际情况设置协会分会或小组。协会委员会作为常设执行机构,任期为三年,其职责是执行会员代表大会的决议,制定本协会的工作计划并组织实施,主持协会的日常工作,负责会员登记并办理入会、退会手续,对不履行义务的会员,有权劝其退会或者予以除名。从人员构成来说,会长、副会长、委员可连选连任,且协会会长、分会会长及委员多为本村德高望重的乡贤。从经费构成和来源来看,要努力拓宽来源渠道,除村民委员会资助、企业与社会各界赞助、协会创收积累等现行资金来源渠道外,扩展来源,比如扩大协会合法收入。

而且,协会要对财务公开给予足够重视,建立健全透明的财务制度,要有专人负责财务工作,实行民主理财,经费收支定期公布,接受所有委员会和上级部门的监督。

2)进一步发挥老人协会链接社会资本,参与公共事务的作用。中国农村受传统文化的影响较深,亲戚模式下的社会资本运用是农村民间组织发展的文化基础。沿海的小岛屿乡村集镇,村庄构成简单,具有较强的同质性,,他们有共同语言、共同心理特征,为保护本村共同利益,容易形成内部联合。老人协会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公益性组织,如抚恤孤寡、帮助办理红白喜事,是一种利他行为,不具有对等性。在市场经济中,人们追求的是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考虑投入-产出比,而在家庭、家族中,这种利他主义却可以提高人们共同抵御风险的能力,带来共同的利益。从整体上看,农村民间组织的发展与它广泛的社会资本的运用密切相关。

而且,传统社会中族老在社区事务中发挥着较大作用,老人协会作为老人的联结者,更容易发挥老人在本村公共事务中的决策权力。很多老人德高望重,更容易动员社区居民的集体行动,这对引导社区居民参与。促进社区发展,乃至维持协会本身良性运行都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3)发挥政策影响作用,争取扩大乡村公共服务的有效供给,增进自己的影响力。协会自成立以来,依靠协会主要领导自身的权威,在维护公共卫生,照顾老弱病残,为孤寡老人提供生活援助,关心和帮助那些子女不尽赡养义务的老人维护自己的权利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协会要进一步扩大自己在民间的权威,争取政府更多政策支持,发挥自己的灵活性,帮助居民表达想法,使他们的意见得到充分反映,保证居民获得的公共物品在数量上和质量上符合自己的偏好,健全和完善供给的渠道和方式,形成乡村公共物品供给主体多元化格局。

4)增强组织自身凝聚力。这里的凝聚力主要是指协会内老年群体之间的和谐关系以及他们对于协会的向心力。在一个组织中个人与群体之问是密不可分的关系,一方面老年人作为老人协会的一员,他想要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福利获取就必须借助和依靠协会组织为其创造的更好的条件和环境;而另一方面老人协会是由老年个体所组成的,老人协会的存在与发展也必须依靠组织内每一个老年人为组织做的贡献。组织的凝聚力是体现一个组织是否有战斗力,是否能够有效沟通、团结一致实现目标的重要标志之一,它对于组织效能的发挥和组织行为的控制有着重要作用。而当下淇澳村老人协会中存在着组织成员凝聚力不强的现实问题,不仅阻碍了老人协会的发展和前进,也限制了老年人福利的提升。其实,老人协会作为一个民间组织,组织成员间的共同性和相容性是组织内部凝聚力强弱的重要影响因素,协会从加强成员凝聚力做起,一定可以事半功倍。

六、此次调查感触。

虽然之前确定了调查研究主题,并打算在调查中搜集具体信息加以求证,而且事前对调查困难程度已经有较为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在实际观察及访谈中还是极为受挫,比如语言沟通、交流障碍,虽然刚开始时交流气氛较好,但在访谈中因为缺乏对对象的有效回应和内容的引导驾驭,使得谈话很难顺利进行;老人协会的领导成员无法求见,居委会周末也无人值班……人类学研究经常扎根田野,这次的调查确实让笔者体会到了做田野的艰辛。语言沟通是一方面,比如上面提到的与老年人的交谈困难,常常听不清、听不懂;还有,就是田野调查者以外来人身份进入当地社区,一定要先熟悉当地文化,包括各种风土人情也很重要,要入乡随俗,不能有出格举动,以期更好地融入当地社区,进而获得更为详细、丰富的资料。

最后,衷心地感谢此次田野调查的指导老师段颖老师,他深入浅出的讲解让我对人类学有了更深的理解,也衷心地感谢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特别是组织者如羡小曼老师等辛苦的付出,保证了此次研究生暑期学校的完美成行。或许此份调查报告极为浅陋,没有高潮的学术造诣与严谨的学术思维,但在总结调查成果的时候,我又一次领悟了人类学,对田野调查的方法也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此次暑期学校请的老师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们执着的学术追求,严谨的学术规范实是我辈楷模,我一定学以致用,将学习获得的东西沉淀、吸收,转化为自己前行的动力。想起段颖老师的结语:田野和象牙塔是人类学工作者的双重记忆,让我们收拾行囊,再出发!


Flowers

Shake hands

Ray

Passing

Eggs

Latest comments

Security code Change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