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ropology In China

 Forgot password?
 Register Now

[田野报告]城市化进程中的我国农村社会生计方式变迁研究

2013-6-29 05:06 PM| Publisher: admin| Views: 2859| Comments: 0

Description: 城市化进程中的我国农村社会生计方式变迁研究 ——基于对珠海市唐家村的调查与思考 张晗 (云南民族大学云南省民族研究所 云南昆明 650031) 摘要:城市化的不断扩张以及现代文明带来的多元生计选择,使得我国众多 ...

城市化进程中的我国农村社会生计方式变迁研究

——基于对珠海市唐家村的调查与思考

张晗[1]

(云南民族大云南省民族究所  云南昆明  650031

 

摘要:城市化的不断扩张以及现代文明带来的多元生计选择,使得我国众多农村社会的生计方式发生变迁。新的生计方式在带给唐家人诸多便利与好处的同时,也引发了新的问题。本文结合对唐家村社会的调查资料,以其生计方式的变迁及现状为出发点,着重思考当地生计方式变迁的原因及存在的问题,并对其发展提出建议。

关键词:生计方式;城市化;现代化;变迁

 

有关我国农村社会生计方式变迁的研究目前还是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一些学者已经注意到我国农村社会生计方式发生变迁的重要性与特殊性。一方面,政府以补偿款及其它补偿措施为补偿条件征用了农民世代生存的衣食土地,另一方面,现代文明带来的多元的生计选择也诱使他们改变传统上的以“鱼粮”为主的生计方式。无论是政府还是学术界,都应该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对我国农村社会的生计方式变迁进行整体的、科学的研究,并提出一些有益的理论构想,这将对我国目前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及和谐社会的发展产生重大意义。鉴于此,笔者有幸参加了由中山大学人类学系主办的2012“田野调查与海岛民族志”暑期学校,并在内地、港台众多学者的指导下,与全国各高校的学生一起对广东省珠海市唐家村进行了田野调查,意在通过设身处地的调查研究来引起全社会各方面的注意,共同为我国农村社会生计方式的良性变迁出谋划策。

 

一、唐家村概况及传统的生计方式

唐家村位于珠海市香洲区北部,珠江口岸西部。其所属的唐家湾镇2007年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距今已有七百余年的历史,该镇总面积139平方千米,设镇一级人民政府,下辖16个居委会,总人口约12万,多为外来人口,户籍人口仅有3万余人。这里素有“中国近代名人故里、南中国海海防重镇、广东著名买办之乡、岭南百年古镇、侨民之乡”的美誉。

史料记载唐家村在3000年前就有人类活动,因是江、程、冯三大姓,所以被称为“三家村”,唐宋以后改名“斧涌境”,《广州府志》有载:“北宋朝,府南百余里之斧涌境,海隅有银矿,庶民争赴开采,至有举家迁徙者……”。后因村子地形似鱼塘,改名“塘家村”。可见该村最初的生计方式为银矿开采,但那时生活在此村的人们并不被现在的唐家人认同为先民。

此次调查得益于一位刘姓阿公(60余岁)的大力帮助,交谈中我们得知,现在唐家人的先民被认为是七百年前先后从南雄珠玑巷为避兵祸而逃至的“唐”“梁”“何”“钟”四大姓及其它姓氏居民,由于唐姓占多数,“塘家村”后改名“唐家村”。刘阿公说,由于唐家临海,从那时起唐家人就世代过上了靠“打渔”为主、耕地为辅的日子了,并延续了数以千年,这是我国传统乡土社会典型的内聚型生计方式。

刘阿公还告诉我们,唐家人大规模走出村子向外寻找新的生计方式出现在上个世纪5070年代,动荡的国内局势,使得唐家村民在海水落潮时徒步前往澳门寻找新的生计,由于当时内地疏于管理,加之澳门开放的政策还一度发给南渡澳门的内地公民以米、油等为奖励,大大激发了他们前往澳门开始新生活的热情。刘阿公于1982年也曾私渡澳门倒卖录音机,但此时已是改革开放之后,被抓后苦受3年牢狱之灾。

 

二、唐家村社会的生计方式变迁调查

初入唐家村,已不是先前预期的“海岛村”的景象,村口是一片十分现代化的小镇风情,中国移动、宝岛眼镜、西餐厅(关门)、书店、超市、各地菜系的菜馆一应俱全。再往里面走,是村子的公共场所,主要有老人中心、唐家湾中学、唐家湾镇文化中心等,已很难想象本村曾是一个渔民村。刘阿公说,现在本村打渔老户已不超过20户,其余皆为外来打渔户。我们的调查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

(一)寻找本地户籍村民

几经周折,我们结实了一位曾经以“打渔”为生的梁姓阿公(81岁,60岁时不再打渔),他讲到:他与前辈世代打渔,过去和家人两三点起床每天按潮汐流水情况出海打渔,主要是“狮子鱼”,一网最多可100多斤。打的鱼有一段时间要先统交生产队,然后方可自分一份,生产队1天可发工资1元,后来自己承包,可卖0.30.4元一斤,最高时涨到1元一斤,从梁阿公的面容中可看出当时光景十分之好。再后来政府分了田,梁阿公便开始从事农业种植,并在农闲时出海打渔,成了农、渔兼顾的农民。梁阿公有21儿,皆不再以打渔或种植为生计方式,女儿已外嫁,儿子生活在身边,以拉货车为生,当问到为什么年轻人不从事打渔时,梁阿公的回答是:打渔辛苦,年轻人不喜欢。

在对其他老户的调查中我们得知,如今本村老人生计方式主要有三:政府征地的补助款及集资建厂“分红”、房屋出租、子女的补助等。而年轻人除少部分在本村工厂上班可获得工资外,大多数外出务工,多数前往珠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也有一大部分前往港澳地区。

(二)访问外来户籍人员

从刘阿公口中得知,本村人口90%以上为外来人员,他们一部分因本村房租低廉,白天在珠海工作,晚上回唐家休息。也有一部分拖家带口整家搬到唐家村,在本村以经营生意、打渔等为生。笔者对在本村生活的一外来渔民和一理发店老板进行了访问调查。

陈老板(女,30余岁)是笔者在菜市场遇到的一外来渔民,其丈夫与23个同伴负责打渔,而她自己负责在菜市场卖鱼,在问到“打渔与外出务工两个生计方式哪个更好”的问题时,陈老板给的答案是“不好说,反正打渔也只能是养家糊口”。由于怕影响陈老板生意,笔者在一旁进行了一段17分钟的销售观察,结果显示,共有6批顾客前来购鱼,收益超过150元。陈老板说:当地也有渔民,但是和他们已经没有太大区别,都是一起打渔一起卖鱼,我们也已来此村多年,基本本地化了。

刘老板(女,30余岁)是一户1999年就举家从湖北黄冈来此生活的理发店老板,她有2个儿子,二儿子(3岁)为超生,被罚25000元钱后办理了居住证。当问到为何来此生活,她答道这里生活很“稳定”,不仅自己有事情做,孩子也可读书(唐家湾小学)。我们问到如今的唐家村人都以什么为生时,刘老板向我们讲起了本地村民“分红”的事,她说:“现在的‘珍珠乐园’曾是唐家湾的土地,征用后向村民有的吸入股份入股年底可“分红”,有的则吸入作为员工可发放工资,有的发放补偿款甚至可一直补偿到人终,这是本村老户的生计来源之一,此外,如今村子周边海域出现了好多养蚝之类海产品的外来人,产业光景不错。”刘老板还向我们透露了一个关于本村人可选择的一个有前景的生计方式,那就是旅游业,她说道:唐家村所在的唐家湾镇旅游景点众多,如“三间庙”、共乐园、苏兆征故居、上栅卢公祠等,村民十分想搞旅游,但是资金一直是个问题,政府现在开发的旅游项目占用了村民的资源,但却没有最大化地考虑到村民的利益,使得村民对从事旅游丧失信心,说到唐绍仪故居的旅游情况,刘老板告诉我们其孙子就在本村,如今没人理睬,唐绍仪外孙几年前还从杭州来此探亲,当时还在此家理发店理发。刘老板说到的旅游业现状,一方面使我们看到了确实光景惨淡,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本村人以旅游为生计方式的巨大开发潜力。采访大约1个小时,先后2位顾客来此剪发,收费各10元。

 

三、唐家村社会生计方式变迁的原因

唐家村从以“鱼粮”业为主、商业为辅,到今天的以房屋租赁和外出务工为主、商业为辅的生计方式变迁,原因还要归结于近年来城市化与现代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市化是指由于城市发展的需要,其规模不断向乡村扩张,使得本来以农业为主的传统乡村社会转变为工业和服务业为主的现代城市社会的历史过程,具体包括人口的职业转变、产业结构的转变、土地及地域空间的变化。

(一)土地制度的改变是唐家人生计方式变迁的根本原因。在对唐家村进行调查时,我们结实了一位唐姓阿公(60余岁,一直为我们做普通话翻译),他说:1987年向国家交过土地后,只得到4500元赔偿款,其中2700元用于集资建厂,如今每年可得到1300元的“分红”,并且还要交500元的社保,丧失土地,使得唐阿公的儿子远在山东以厨技维持生活,这样的收入,不出租房屋是难以维持生计的。而唐家村大范围的土地所有制变革是本世纪初期珠海市政府关于“大学园区科技创新海岸”建设政策的执行,政府为公共利益的需要,以补偿款等补偿措施为条件大范围向唐家湾镇征用土地,使得土地权属不再属于村民集体所有。一时间,投资商蜂拥而至,唐家湾镇矗立了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分校等五个大学,此外还有清华(珠海)科技园、国家软件基地、广东省高新技术孵化基地、珠海民营科技园、托普(珠海)软件园等,使唐家人原本世代经营的“鱼粮”海岸瞬间在城市化的冲击中变成了一条大学与高科技汇聚的创新海岸。

(二)现代文明是诱发唐家人改变生计方式的重要原因。广东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而珠海又是我国最早确立的经济特区之一,在经济高度发达、现代文明走在国家前沿的诱惑下,他们不再因循守旧地继续从事辛苦、收入微薄的生计方式,而是主动接触现代文明带来的高新成果选择了新的生计方式,甚至在年轻人心中已形成了“年轻人就应该出村闯荡,出村进城才能出人头地、才叫过上幸福日子”的观念,思想观念的改变使全村社会的生活方式发生改变,进而导致生计方式的彻底改变。

(三)其它原因。在对当地的走访调查中,我们也得到了一些促使唐家村人生计方式发生变迁的其它原因。如珠海近年来填海造陆工程,破坏了原本有规律的渔场生态环境;海洋污染外加不科学的“电鱼”捕捞法使得渔产数量急剧递减;海洋国有化使得渔民捕鱼空间受限;油价上涨而鱼价低迷使得捕鱼的投入产出比失衡等等。

 

四、唐家村社会生计方式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一)问题

1.从本地户籍村民生计方式的变迁情况来看,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村民选择生计方式较为单一,收入差距较大。大多数唐家村民是年轻人外出务工、老人在家靠房屋租赁及“分红”取得收益,但由于不同人群选择务工的地点、岗位不同,以及各家出租的房屋面积不一等原因,使得本地村民取得的收入差距较大。

其次,村民自主创业能力较差。在我们的调查中,很少听到有本地土生土长的企业家,外出务工人员也多为给人打工,村子里商铺无数,但也基本为外来人口所经营,刘阿公曾告诉我们,据他所知,全村几十家理发店,只有2家为本村人所开。

再次,土地补偿条件与收益不合理。土地是生存之本,像唐阿公那样向我们讲述补偿款不合理的村民不计其数。事实上,政府从农民手中征得土地后,以土地为资本向社会招商引资,房地产等开发商从土地的开发中取得巨大利润,但农民却只能得到一次性补偿款或较低的“分红”、工资,再无法分享土地所带来的增值收益。

最后,政府与村民没有形成“鱼与水”的关系。在调查中,无论是讨论政府征地,还是讨论本村旅游开发,村民都会抱怨政府政策的不合理,甚至有村民向我们诉说政府是在“用我们的碗自己吃饭”。其实,相互理解、彼此支持才能取得更好的发展,政府的政策确实需要与时俱进,但也更需要农民正当的维权与广献良言。

2.从外地来村者选择的生计方式来看,收入较低且方式众多、生活水平还不高。大多只存在两类人群,第一类是来珠海打工者,他们一般白天上班,晚上才回到村子;第二类是拖家带口来到本村生活的家庭,他们有的和第一类一样是来珠海的打工者,有的则是在本村经营小生意,从餐饮、超市、衣店,到农具、理发、交通,全村所有的商贸行业基本都是外地人经营,但其生活水平都还不高。

(二)建议

1.对于唐家村人来说,面对多元的生计选择,不仅要主动接受现代化的洗礼,更要实事求是,端正自身的思想观念。改革开放30年,城市化、现代化的发展对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意义重大,我们没有理由只让城市人享受现代文明的成果而却让唐家人因循守旧的继续世代从事“鱼粮”的传统生计。但是,时下唐家人尤其是年轻人因“打渔辛苦收入微薄,外出务工才可出人头地”的观念而造成的大批外出务工的现象,却值得我们商榷。唐家人外出选择就业岗位不计其数,他们是否都能出人头地暂且不谈,就村民普遍认为的“打渔辛苦收入微薄”的说法,笔者在香洲港登上“琼儋州20xx”号渔船并对船员及该船李姓船长(30余岁)进行了一次异地验证。李船长说:本船大约有十三四个人,皆为来自儋州的同村人,时下禁渔期将过,所以略显忙碌,之前的禁渔期间不可打渔,政府会有休禁渔专项资金保障基本生活,他们在岸上的出租房中与家人在一起而不是回老家,年底才会回老家过年。打渔期间,一般出一次海要67天,打一次鱼可卖10多万元人民币,大多销往香港地区,鱼种为“铜山鱼”。从渔民的休息时间及收入情况可知,以打渔为生计,其收入及所承受的社会压力,未必会大于外出务工。

2.对于政府来说,面对新时期的发展要求,不仅要引领唐家人科学走入城市化与现代化,更要因地制宜,制定出能促进城市与乡村共同发展的双赢政策。首先,要扩大资金投入。政府应该投入必要资金使唐家村经济文化跟上城市发展的步法,不但要完善本村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更要加大文化方面的建设,并向外界以“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为口号广为宣传,这样才能使唐家村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进程中有良好的经济基础;其次,要科学规划。唐家湾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早在2002年,珠海市政府就对唐家湾的诸多古迹进行开发,力争将唐家湾打造成一个以“历史人文沉淀为主,带有浓厚人文传统的集旅游、休闲、宜居的古镇”。遗憾的是,十年的开发在村民心中只是政府单方面的事情,村民的利益被忽视,致使唐家人对选择旅游为生计无望,最终结果是拥有旅游资源的唐家人参与开发的积极性不高,而唐家湾旅游的价值也并未充分开发出来;再次,对于现有渔民村户及有选择捕鱼为生计意愿的村户要给予政策上的支持。从调查中可知,香洲港渔民的船只要比唐家村现有渔民船只不仅体型大,而且条件好,政府要努力改善渔民各方面的捕鱼条件,着力提高渔民的捕鱼效益;最后,给予常年在外的务工人员及留守本村的老人以人文关怀,并加强对村中村民尤其是青少年文化素质和劳动技能的教育。村政府应认真统计在外务工人员的基本情况,必要时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可建立健全的在外务工社会保障制度,把他们纳入社会保障范畴,解决他们在城市生存的后顾之忧。另外,也要进一步完善本村老人福利公共设施的建设,丰富老人的晚年生活。对于青少年,一方面要抓好基础教育,另一方面要大力开展就业与创业教育,并根据不同人群的喜好开展专业技术培训。

 

五、结语

农村社会改变世代习从的传统生计方式而选择现代多元的生计方式是世界各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一种普遍现象,它不仅是由于土地所有权变更和现代文明冲击所带来的一种新的社会现象,同时也是城市化发展中所面临的新的社会问题。具体说来,生计方式的变迁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不仅是政府、市场、产业、时代背景等外部因素刺激的结果,也是作为社会成员的人自身寻求新发展的一条探索之路。新的社会问题需要我们用不断调适的政策的予以调和,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我国经济文化的日益繁荣,政府的政策及人民各方面的素质也会不断提升,唐家村与千千万万个像唐家村这样正在接受城市化、现代化洗礼的中国农村,都会以全新的面貌加入到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大军之中。

 

 

参考文献:

[1]罗海,罗荣淮.“城中村”居民生计方式选择的调查与思考——昆明市“城中村”居民生计选择调查[J].云南财贸学院学报,2007(05)p59-p61

[2]沈萍.粤北瑶族生计方式及其转型研究——以连南瑶族自治县连水村为例[J].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11(06)p12-p15

[3]唐有淦.唐家村史[M].唐家镇人民政府编印,1989

[4]王俊.子君: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彝族村寨[D].昆明:云南民族大学云南省民族研究所,2009p1-p3p35-p37p55-58

 

 

A study of modernization changes in Urbanizing country of China

——Investigation and thinking besed on the village of Tang Jiacun in the city of Zhuhai

Zhang Han

(Yunnan Provincial Institute of Ethnic Studies,Yunnan University of Nationalities,Kunming,Yunnan,China,650031, China )

 

Abstract: City of constant expansion of modern civilization and brought multiple livelihood choice, so that many of China's rural social life style changes.The new way of life in the Tang family brings much convenience and benefits at the same time, also caused new problems.This paper on the basis of village social survey data, with the changes of means of livelihood and present situation as a starting point, focus on the local way of life changes and the reasons for the problems, and the means of livelihood development proposals.

Key words: livelihood mode;   urbanization;   modernization;   social changes

 

 

附录:

 

万分感谢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给予我的这次难能可贵的机会。并对主办方和志愿者在广州和珠海期间给予学员们无微不至的照顾表示感谢、敬意!愿中大人类学系的明天更加美好!愿与中大结缘的莘莘学子学业有成!

张晗,201292日于民大新区雨花湖畔。



[1] 张晗(1988-),男,辽宁锦州人,云南民族大学云南省民族研究所2011级在读硕士研究生,所学专业为民族学。

注:本文系中山大学2012“田野调查与海岛民族志”暑期学校培训成果。

1

Flowers

Shake hands

Ray

Passing

Eggs

Friends Rank (1 people)

Latest comments

Security code Change

To Top